上海教育援青三年援建30多所中小学 果洛高原桃

  “我们这里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大约在冬季。”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当地的干部群众笑称。这里是被誉为“中华水塔”的三江源地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无数毛细血管般的溪流自此发源汇聚,一路东去,直到上海黄浦江汇入大海。这里平均海拔4200米,大气含氧量仅为上海的50%-60%,局部地区仅为30%,年均气温零下四摄氏度。这里六个县中五个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脱贫任务重,教育脱贫压力大。

  扶贫先扶智。三年来,上海市第三批对口支援果洛工作总投入9.08亿元,其中教育援青资金3.66亿元,超过总投入的三分之一。而上海援建的西宁果洛中学,也将于今年9月1日开学,总投资超过1.2亿元,将为当地的学生提供和上海学生同样标准的教育环境。同时,作为社会实践基地,上海将组织沪上学生来此研学旅行,让学生对国情、民族融合及中西部生态发展等有切身体会。

  今年七月,正值第三、第四批上海援青干部交接。他们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克服身体不适、环境恶劣、长久离别等困难,“缺氧不缺精神、动作慢思考不慢、环境差作风不差”,全身心投入帮扶工作,赢得了当地干部群众发自内心的认可、赞许和感谢。

  “每个孩子都想去那儿读书”,上海大同中学建立“市外分校”,让沪果学生享受同等教育

  今年九月,果洛全州的家长和孩子都翘首以盼的一所学校即将开学。这是上海出资1.2亿元援建,上海大同教育集团旗下的成员学校,与上海大同中学完全标准一致的市外分校——西宁果洛中学。

  “等长大了我也想去”,居住在久治县智青松多镇,就读于藏文民族寄宿制小学二年级的八岁男孩热加也听说过这所上海援建的中学,他明亮的眼睛充满期待。而他的父亲多扎也热切表示:“全果洛每个家长都想孩子去那儿读书。”

  行走在与上海的中学别无二致的校园里,市教委基础教育处处长杨振峰解释了为何果洛的中学要建在西宁的良苦用心:“首先是解决师资招聘问题,省会城市更易吸引优秀教师。第二,这里相对海拔不高,氧气充足,有利于孩子的学习。第三,该校将成为服务于整个果洛地区的教育培训孵化器。最重要的是,留在青海读书的孩子更认可对本地区文化,这比去上海读书效果更好。”

  从硬件到软件,无论设施还是师资,在这里,来自果洛各地的学生将和上海孩子享受一样的条件和资源。据西宁果洛中学校长薛伟宏介绍,学校实行精致化办学,师生比水平很高,每班人数控制在40人。任职的老师则面向全国选调,待遇优厚,现有教师团队55人,除本地招聘的8名老师,其他多来自全国各地,不乏广东、山东、陕西、甘肃等各地知名师范院校的研究生。去年,首批来沪接受跟岗浸入式培训的老师,涉及英语、地理、生物、政治等学科,为期三个月。七八月,上海专家团及骨干教师分批来现场指导,帮助西宁果洛中学形成特色。而从上海原版引进的科技屋、理化生实验室、电钢琴音乐教室,以及可实现远程同步教学直播互动的录播室等,都已经准备就绪。

  大同教育集团理事长、大同中学校长郭金华说:“我们并非全部移植上海的教育模式,而是引进先进的教育理念、教育改革经验,因地制宜地形成适合当地的教育教学方法。同时,根据学生特点和需求,开发适合本地学生学习的特色课程。”据悉,通过远程教学,高中阶段将有历史、法律与道德等三门课程,在两校同步开展。同时,结合本地藏族学生特点,还开发了一系列艺术、体育、操作类课程。此外,与上海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一起,为西宁果洛中心建设“科技创新屋”。

  而对于上海的学生来说,将来可以通过伙伴研学方案,到西宁果洛中学来,和本地的学生结成学习伙伴、共同开展课题研究。通过研学旅行,也可以让上海的学生对我国国情、民族融合及中西部生态发展等有更切身的体会。

  今年6月26日,位于青海省海拔最高的玛多县民族小学,在一间特殊的“空中课堂”,上海老师远程给果洛的孩子们上了第一节美术课。下午四点,通过远程网络直播,玛多县小学的教室电脑连接着话筒和投影屏幕,实时播放上海老师的教学画面、语音,和微信视频一样,孩子们拿着画笔,跟着上海老师的指导示范,一步步创作以“环保地球”为主题的画作。这是上海市江川社区服务组织的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为本地区的孩子首次提供了美术课,他们有的是专业教师,有的是业余爱好者。

  来自黄浦区的援青干部、玛多县委常委、副县长邵泉发现,第一次上课效果就超出预期:“上海的老师也惊讶了,藏区的孩子不仅懂礼貌,还很有艺术天赋,很多孩子画得非常好。”

  首战告捷,今年九月开学后,玛多县民族中学、民族小学这两个学校将同时推动“空中课堂”,开设美术、音乐、心理三类课程。

  “藏区普遍缺乏音体美老师,以前的短期支教效果并不好”,邵泉想到了引入成熟的社会公益力量,做长期固定的课程项目。他算了一笔账:“今后固定课表,每周一次,每次两个班,一年就能上40节艺术文化课。”

  据悉,志愿者有医生、摄影师、厨师、老师等各行业专业人士,学校将根据实际需要增补课程。比如心理学硕士志愿者提供心理学课程,医生提供习惯养成类课程帮助藏区孩子从小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科学实验类课程也正在计划中。

  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也为教育援建竭尽所能,“只要是孩子们需要的,大家都愿意尽一份力。”邵泉说。一个由黄浦区两位离休老同志个人捐资80万元成立黄浦-玛多爱心教育基金,已向高考、中考成绩优秀的贫困学生发放奖学金59000元;连续三年组织黄浦区台资企业和社会公益组织为玛多县中小学、幼儿园捐建图书室、活动室和教学设施设备,开展公益活动;2018、2019年连续两年组织玛多县中小学生赴黄浦区开展“手拉手”夏令营活动;与上海市志愿服务公益基金会合作,发动上海社区公益组织为玛多县中小学建立空中课堂,开展远程公益教学;组织“轮滑世界冠军玛多行”活动,开展轮滑运动展示和培训,捐赠体育器材,推动了受援地区民族教育、文化、体育事业的发展。

  玛沁县的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是州上最好的高中,2016年高考本科率5.8%,到2018年上升到了13.8%。上海第三批援青干部,北虹高级中学袁春清、鲁迅初级中学郭彦俊在这里的三年付出,显然卓有成效。“当然,这并非三年之功,而是上海从对口援建伊始就重视教育的成果。”两位老师深有感受,“学生素质一届比一届好,教育是长期事业,现在逐渐看到了效果”。

  在这所学校工作了多年的语文老师何金梅、地理老师王进霞,都对上海老师带来的全新教学改革称赞不已。“袁校长来之前,我们都不知道教研工作原来要这么做”,何金梅说,袁校长来了之后,学校的教研室开始每周做问题总结、教学计划和未来展望。而教师们的课题研究更是从一片空白开始,现在已有几个汉语藏语教学的相关课题正在开展。

  王进霞在首次尝试课堂师生互动后尝到了甜头,她说:“以前课堂上基本是满堂灌,现在改变了方式。每节课前五分钟先让学生预习内容,而后一节课40%的时间都是师生互动交流,现在学生的学习效果越来越好了。”

  袁春清和郭彦俊则对藏族孩子的刻苦印象很深,“从每天早晨起床,学校的每个角落都有孩子在背书。每到自习课,学生也格外欢迎老师来答疑”。有一次,袁春清的爱人——上海的韩老师来果洛看望他,在学校里随意走进一间教室,虽然学生不认识她,但仍非常尊敬地打招呼,然后毫不认生地向她请教难题。

  与上海相比,在广袤的牧区,语言不通、距离远、交通不便,让家访成了一件难事。袁春清说:“家访都要带上翻译,有时候,从天亮走到天黑,只能拜访一家。”最远的一次,单程就花了六个小时。袁春清每次家访都很感动,牧区的家长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很多甚至不识字,但每次都热情地给老师献哈达、端奶茶,拿出最好的整块羊肉招待老师。他们的期望也很淳朴,大多希望孩子将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除了学习成绩不断提高,郭彦俊作为学校摄影社团的创始老师,也努力为藏区孩子开拓眼界。当发现学校没有摄影相关教材书籍后,两位老师联系上海区县图书馆及学校,自己也自掏腰包购买了一些,“现在图书馆里的摄影类书籍已有120多本”。2017年底,上海市鲁迅教育集团与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联合举办学生摄影作品巡展并将义拍,拍卖所得都捐给了果洛州民族高级中学。

  全县最美的建筑是学校,上海援建帮助果洛的学校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

  几年来,上海的教育项目主要放在基层学校。四年来,果洛中小学标准化学校项目累计投入资金2.4亿元。其中,2016年投入援青资金5170万元,建设学校六所;2017年投入援青资金5975万元,建设学校六所;2018年投入援青资金6784万元,建设学校六所;2019年投入援青资金6410万元,建设学校18所(其中通过上海援青资金实施的学校12所)。

  配备标准塑胶跑道的风雨操场、红白相间的教学楼、宿舍楼、学生食堂……2018年11月投入使用的果洛州甘德县下藏科乡寄宿制小学新校园,在大片低矮的平房中鹤立鸡群。

  这也是上海的援建项目。两位上海援青干部,甘德县委常委、副县长赵冬兵和同事王平说:“以前下雨天,孩子下课一走一身泥,现在有了硬化道路、塑胶操场;以前烧牛粪,现在都用电、用暖气取暖;以前整个学校只有一个户外旱厕,现在教学楼、宿舍楼都有厕所了!”

  “真的很感谢上海的援建,学校好了、孩子们才学得好,我们才能有好的人才”,下藏科乡副乡长博纳激动地说。

  去年10月,甘德县顺利通过了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此前,果洛州是青海省八个市州中唯一一个没有通过验收的地区。甘德县教育局副局长王文杰介绍,甘德县六乡一镇所有中小学实现了上海援建全覆盖。

  果洛州教育局项目办副主任胡吉洲说,通过标准化项目,现在将中小学校统一规划,加强校舍建设,完善办学条件。“现在全州各县各乡镇最美的建筑在学校,最完善的配套设施在学校,最快乐幸福的人群是学生。”

  “很多藏族同胞都没有自来水的供给,甚至有些山中的藏民都还在吃生食。爸爸的援青,希望能对这里做出些改变,哪怕是小小的改变也够了。”上海援青干部朱文忠的女儿,来看望自己的父亲后,写下一封感人的家书。父女俩平时只能通过微信视频联系。为什么来这工作?朱文忠说:“爸爸就是来服务的。”

  果洛海拔高,缺氧、气压低,呆久了,不少人患上了头疼、失眠、血压高、心脏病等高原病,其中还包括牙龈萎缩。“大家开会碰上了,总互相开玩笑说最近又去拔牙啦?”上海申迪公司的援青专业人才龚巍说,他在三年里掉了六颗牙齿。

  上海援青干部、果洛州副秘书长许秀明的女儿今年高考,考取了上海体育学院。“我鼓励她填报外地的大学,可是她说,爸爸你去青海工作了三年,我再离开上海四年,我们就要七年不能在一起了。”许秀明三年来因私请假的日子,仅有高考这三天。

  上海虹口区赤峰路的雷允上药房里,有一个专门销售藏药的专柜。这是援青干部、玛沁县副县长沈嗣全,为了帮助当地藏民家中的特产打开销路,牵线搭桥,帮助当地藏民和雷允上药房合作设立的。当地合作社致富带头人尖措说:“把大山里的产品卖出去、建学校、盖医院,上海援青干部功劳大!”